千赢国际登录

<p>最近发表在同行评审期刊PNAS(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的一项研究表明,小鼠是人类炎症性疾病的不良模型</p><p>该论文主要关注败血症,烧伤和创伤,提出了关于小鼠在生物医学研究中的基本作用的问题</p><p>对烧伤和急性感染的身体反应在小鼠和人类中看起来相似,但研究作者发现它们受到根本不同的遗传和分子机制的驱使</p><p>他们花了十年时间研究人类白细胞中哪些基因在感染过程中被激活</p><p>来自167名患者的数据表明存在与急性炎症相关的特定基因组变化模式</p><p>在几篇期刊拒绝了他们的论文之后,研究人员决定重新设计他们的研究</p><p>显然,审稿人的一个反对意见是,结果尚未通过小鼠研究验证</p><p>但是当研究人员观察小鼠不同形式炎症的基因组反应时,他们发现了许多令人吃惊的发现:人类患者中发现的相对均一的基因变化并未在小鼠中发现</p><p>小鼠的基因组变化与人类完全不同,并且没有可识别的基因修饰模式</p><p>没有用于败血症,细菌性血液中毒,创伤或烧伤的小鼠模型预测了人类炎症的程度或方向</p><p>这些发现具有重大影响</p><p>已有近150项药物临床试验旨在阻断人类急性脓毒症的免疫反应</p><p>这些试验均基于对小鼠的研究,并且均未能产生阳性结果</p><p>临床试验很昂贵</p><p>试验失败的成本包括财务损失和机会成本(使用所用资源可能已完成的其他事项)</p><p>这些机会成本既科学又具有人类参与者的健康和福祉</p><p>根据赫尔辛基宣言的规定,该宣言管理涉及人的研究伦理,在候选药物可以给予人类之前,必须首先在至少两种不同的动物模型上进行测试</p><p>因此,人体试验中使用的药物通过标准化的小鼠模型运行,并且每个模型专门设计用于复制人类炎症反应</p><p> PNAS研究的作者明确表示他们的发现不会使其他人类疾病的小鼠模型失效</p><p>但他们确实认为他们的经验提出了关于如何研究生物医学的重要问题,特别是动物模型的核心作用</p><p>在纽约时报的一次采访中,其中一位作者说,他们习惯于做老鼠研究,他们认为这是你验证事物的方式</p><p>他们试图治愈老鼠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他们忘记了我们正试图治愈人类</p><p>该研究还强调了研究动物模型以更好地了解和治疗人类疾病的研究人员的问题</p><p>这种做法取决于人类和非人类动物的某些特性在功能上和因果关系上相似的假设</p><p>但是假设第一个导致第二个是将一些科学哲学家描述为“建模者的功能谬误”</p><p>例如,数字手表和日食可以说明时间,但他们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做到这一点</p><p>阴天遮盖了日with上的时间,但它对数字手表没有同样的效果</p><p>类似的功能显然可能有不同的原因</p><p>其他生物医学研究人员开始采用不同的方法来设计治疗方法</p><p>他们倡导一种比较策略,优先研究天然存在的人类和动物疾病</p><p>他们认为这种形式的“转化研究”可以解决这一研究和其他研究中提出的许多窘境,其中动物模型一直是人类疾病的不良预测因子</p><p>公众对动物实验的支持取决于其对人类健康的所谓价值</p><p>但反对这种做法的论据越来越多地基于它如何误导医学的例子</p><p>然而不幸的是,在当前的研究模型中投入了大量资金,

作者:滕繇包